第七百一十六章 真的闹鬼了
书名:阳间说书人 作者:酒太白 本章字数:2229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5 20:38:51

我话已至此,可雾凇却还是执迷不悟,张嘴闭嘴的都是什么千古功臣,完全不把人命当回事,他也根本就不知道我想要什么……

罢了,我累了,这次是真的累了。

我有气无力的揉了揉太阳穴,“叔儿,咱们回去吧,头儿哥的情况不能再拖了。”

三癞子对我咧嘴一笑,我回给他的却是无力的牵强一笑,如此,我们两个人这才往回走,不过就在这时,雾凇却自嘲的笑了笑,“师弟,你总觉得我拿人命当儿戏,可你有没有想过?你们四个人是星君下凡,不会有事,可我呢?我的命数也很一般啊!”

“其他人可能会死,同样,我也可能会死啊!师妹他也可能会死!但我还是要继续深入,我为了什么?我为的就是你啊,也为了我们阴阳斋!曾经的阴阳斋权倾朝野,呼风唤雨,可现在却也只是个和官方有合作的商人,我做的这些,只想让你建功立业,让阴阳斋重回巅峰!小的牺牲,大的回报,这买卖不划算吗?”

“呵,你在想屁吃?”三癞子冷冷地看了他一眼,“雾凇,这他妈是二十一世纪了,你的大清朝早就没了,现在没有皇帝,也没有权倾朝野这一说。”

“唉,是啊师兄,现在的阴阳斋挺好,有钱有权还有势,你还有什么好追求的?非要做到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吗?”

“我不管!师伯既然安排让你们来了,那就说明师伯也想让阴阳斋重回巅峰!我做的这一切,都是师伯的意思,也是我师傅的意思!”

“执迷不悟!老子不想起,你绑着我都没用。”

三癞子冷冷一笑,随后就拉着我往回走,而当我们走到跟前的时候,光头竟撑着身子,自己坐了起来。

见此,我和三癞子顿时一喜,连忙快步跑了过去,龙晒衣则是提着黑木剑,在我们身边蹲了下来。

“秃子,你现在咋样了?哪里不舒服?”三癞子让秃子靠在自己怀里,着急的问道。

光头却是牵强一笑,“没事,死不了,老子命硬,阎王爷都不敢收我。”

听到光头还有心情开玩笑,我们几个人也都松了口气,“好好好,那就好,那什么,刚才我和小崽子商量了一下,咱们一会就返程,直接回市里。”

“不、不!不能回去!”光头强撑着身子,挑眉看向身旁的湖水,“这、这下面有东西,是先生留下来的,走之前,咱们得、得把先生的东西带出去。”

“啊?啥东西啊?刚才我和小崽子们都下去了,啥都没有啊?”三癞子诧异的问道,光头则是指了指湖水,“在最下面,那里有个、有个洞口,你们钻进去就能看到了。”

“啥意思?你刚才真钻到那里了?”

光头明显是还没恢复体力,上气不接下气的连连点头,沅芷抓着光头的手,“叔儿,我们回家吧,啥都不要了,只要你能平安就行,我们现在就走。”

“不,那东西、那东西很重要,必须带走,你们都下去,想办法拿上来。”

“叔儿!我们回家吧,那东西我不要了……”

“沅芷,你听我的!”光头反手握住沅芷的小手,着急的说道:“那东西真的很重要,除了、除了玉梵以外,你们所有人都下去,一定、一定要想办法弄上来。”

见光头着急了,沅芷连忙按我,“好好好,我听你的,叔儿,你别着急,我们一会就下去,你放心,东西肯定会拿上来。”

光头点了点头,便靠在三癞子怀里闭上了眼睛,一副要休息的样子,然而,我却有些奇怪了,“头儿哥,那下面的东西是啥啊?为啥非得带出去啊?”

最奇怪的事,不但要带出去,还不让我下去?这就让人很费解了。

然而,光头却没有回应我,就只是闭着眼睛,躺在三癞子的怀里,仿佛是已经睡着了,我不甘心的凑到跟前,轻声问道:“头儿哥,那东西……到底是啥啊?”

光头依旧没有回应,我好奇的地下身子,张了张嘴,刚想继续追问,可就在这时,龙晒衣的剑尖,却抵在了光头的喉咙上方。

见此,我顿时一愣,诧异的看向龙晒衣,可后者却是一手持剑,一手抓着我的衣领,就把我提了起来,冷冷道:“闪开,没你事了。”

说罢,龙晒衣紧了紧手里的木剑,剑尖也压在了光头的喉咙上,皮肉微微下凹。

起初我们都以为龙晒衣是在开玩笑,可一见龙晒衣竟然玩真格儿的,我们几个人瞬间就慌了,沅芷一把抱住龙晒衣就往后拉,可此时的龙晒衣却稳如泰山一般,任由沅芷如何拉扯,龙晒衣的剑尖,就始终抵在光头的脖子上,不懂分毫!

见此,三癞子也急眼了,厉声呵斥着,“小白子,你他妈干啥?把剑给我放下,记住了,枪口永远别对准自己人,有种你他妈去砍了雾凇那个逼养的!”

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三癞子还如此无所顾忌,弄得雾凇老脸一红,可龙晒衣却不为所动,反倒是剑尖向前探了探,将光头脖子上刺出一道血痕来。

一看到血都出来了,三癞子也急眼了,瞪了瞪眼睛就想骂人,可龙晒衣却没给他这个机会,一把推开沅芷后,飞起一脚,就把三癞子怀里的光头给踹飞了出去。

看到这一幕,我瞬间就惊住了,我的天啊,这家伙是真疯了?光头都伤成什么样了,他还敢这么胡来?

也是从这时候起,我才反应过来,龙晒衣这小子不是开玩笑,他是玩真的啊!

我上前一步,一把拦住龙晒衣,“小白,你咋了?鬼附身了,还他妈中邪了?自己人你都打?”

“可不是么?你他妈比雾凇还牲口,这是秃子,自己人!”三癞子提着烟袋锅也围了过来,然而,龙晒衣却嗤鼻冷哼一声,“哼,你们被骗了!这个人……根本就不是二爷!”

龙晒衣话一出口,我们几个人也都愣住了,看了看地上了无生气的光头,都是一脸的蒙蔽,这好端端一个大活人,竟然不是光头?

这青天白日的,难不成是真的闹鬼了?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