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1 谁输谁赢
书名:鬼魅传1 作者:古道寒鸦 本章字数:2323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5 15:50:46

温寻不由赞叹道:“判断准确,胆识过人。”

真正的溜溜球本体被弹回了空中,但白痕手中并未停止动作,只见他手中一紧,袖中冰刃立时断裂,然后冲着那弹回的溜溜球再一挥手,一道又细又直的水线自他袖中射出,瞬间击中那溜溜球。

而在水线接触到溜溜球的一刹那,水流便将其包裹住,水线自白痕的袖口处再次开始向溜溜球处结冰,只两秒,溜溜球便又成了一个冰球。

此时,连唐真都忍不住惊叹道:“这等技巧的背后,得经过多少次的苦练才能运用的如此娴熟啊!”

溜溜球再次被冻结后,其他的幻象溜溜球全部消失了。

四小只惊叫道:“师姐幻象术消失了,是被破解了么?”

温寻解释道:“本体已经结了冰,与之前幻象出来的幻体已然有大不同,幻象自然不会存在了。”

听闻此话,我才知道,原来这才是破解幻象术的根本——让本体与幻体出现大不同!

白痕此时手中执着一根细长的冰线,另一头连着空中的冰冻溜溜球,乍一看像极了一个拿着气球的人。

而与此同时,娴子也没闲着,她早已高高跃起,挥舞着粉拳,向白痕砸了过来。

白痕神色略有惊慌,但我估计他只是怕再次被娴子抓住,他迅速将左手伸进右臂袖中,扯出一道符,一掌拍在地上,双手快速结印,口中念念有词。

在娴子即将打过来的前一秒,白痕眉头一紧,口中爆喝一声:“出!!!”

一股巨浪自那符中磅礴而出,带着雷霆万钧之力,直扑娴子而去。

只听娴子惊呼一声,便被那巨浪掀飞出去。这巨浪凶猛异常,力道强劲无比,娴子高高的飞了出去,看样子已然飞出了擂台的边界。

白痕神色满是错愕,似乎并未想到会有如此大的威力,他面色担忧的向娴子飞出去的方向跑去,看起来倒是挺关切的。

梁军却是一惊,“不好!师姐输了!”

顾晴阳焦急的叫道:“快过去接着师姐,别让她摔伤了!”

我、梁军、还有唐真三人,急忙向娴子飞出去的方向跑去,可没跑几步,便发现事情似乎还有转机。

娴子先前也是一惊,她被这突如其来的巨浪给拍懵了,可这会儿她冷静下来,在空中变换起了手势。只见之前那被冰冻的溜溜球再次飞向高空,然后又俯冲下去,又一次上演了之前的戏码。

这次的冰冻和上次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,冰球的体积没有那么大,而且似乎冰冻的也不是很结实,因为冰球很轻易的便给摔碎了。摔碎冰冻后的溜溜球骤然又飞向正在空中跌落的娴子,被娴子一把抓住。

此时的娴子,一手抓着溜溜球,身形平稳下来,下降的速度也有所缓解,只不过看她的表情似乎非常吃力。

看来,以她现在的修为,这溜溜球还远不足以承受一个人的重量。不过,看到此处,我却觉得异常的兴奋,因为我突然想到了一件让人极其激动的事情——若再修炼几年......那娴子岂不是会飞了!这一招太让人羡慕了。

此时的白痕也站在了擂台的边缘,他见娴子下坠的速度有所缓解,也松了一口气,这个速度是不至于摔伤的。

我们三个男人傻愣愣的站在一边看,因为这个程度的下坠速度,娴子也不需要我们来接住了。

梁军讷讷道:“可惜师姐的修为还是不够,不然这溜溜球定能带她飞回擂台的,不过现在看来她已经没有这个力气了。”

梁军话音刚落,就听娴子娇呼一声,随后,她身躯一软,手一松,整个人又快速的坠落下去。

我急忙喊道:“师姐没力气了,快点!”

我们三个又开始往那边跑,我觉得我已经用了全力再跑,可我还是没有跑过梁军师兄,我的身体素质比不上他我的知道的,但让我诧异的是,唐真竟然是跑在最前面的那个!可即便我们三个拼全力去跑,看着形势也不足以赶得上接住娴子了。

就在我们所有人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时,让全场所有人都出乎意外的一幕发生了。

白痕竟然果断的从台上纵身跳下,及时的将娴子接住了!

台下一片寂静。

所有人都被白痕的举动震惊了,这并不是单纯的因为他接住了娴子,更多的是因为这代表着白痕先一步下了擂台,这代表着他输掉了这场本来已经胜券在握的比赛!

寂静过后,意料之中的一片嘈杂。

这会儿,我们三个还有兮她们也已经跑了过来,见娴子正虚弱的倚在白痕的怀中,一脸幸福。

白痕满脸羞红,木讷的抱着她,不知是该放下还是继续抱着。

裁判道长缓缓的走到台中,开始宣判道:“第三场,丙申酉场,得胜者:鬼魅部落......”

“道长等下!”娴子在白痕怀中突然高声打断道:“道长,大家都看到了,这场比赛是我输了!”

道长和白痕同时一讶,道长思忖片刻,说:“按照规则,本场比赛,先出擂台者是净天宗白痕,胜出者应为你。而现在你的意思是想将胜出名额让给你的对手白痕吗?”

娴子道:“并非是让,这场比赛本就是我输了,若宣布我为得胜者对我们两位选手都不公平。”

我们几人面面相觑,都不做声,娴子的比赛还得她自己做主,我们没什么发言权。

这种情况比较特殊,道长没有权利做决断,便抬头看向高台请示。我们也都看向师父,娴子更是一脸的忐忑。

此时高台上的一众前辈们也都在注视着这里,位于正中的周老转头看向师父,口中说着什么,估计是在问师父的意思,毕竟娴子是师父的弟子。师父对着周老点了点头,又对着娴子点了点头,看来他是尊重娴子的决定的。这也让娴子松了一口气。

周老对着裁判道长点头示意后,道长对娴子报以一个微笑,再次高声宣判道:“第三场,丙申酉场,得胜者:净天宗白痕!”

这一情况倒是有点意思,我本以为法术界的规矩是铁做的,即便是娴子想认输也不会允许。现在看来,规矩还是人定的,就应该被活用,这一点很好。

我不由赞叹道:“讲道理、人性化、尊重选手,不错不错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